安平金小姐的音樂世界

IMG_2598   

同稻草人合作已經好幾齣舞碼了,228的島、安徒生的影子、詩人陳建成的浪人、留聲機以及戀戀大員,一直延續到金小姐。

一開始當然是文瑾的電話:謝老師啊!有沒有空再來玩一下啊?(這應該是我心裏自成的對話, 她的原版應該是比較正式的邀請。)我的反應也當然是:又要擠腦汁了!根據她的說法,也就是承接戀戀大員,再加強安平追想曲中的主角金小姐,所引出的女性主義的種種發想,去做出在時間軸上女人所處的狀態及其扮演的角色,當然,重要的是稻草人一直以來所強調的再思考產生的肢體發酵。

對我,可能要再單純些,金小姐,原就是從小耳熟能詳的傳說人物,因母親是安平人,我小時候就曾隨母親住在安平半年之久,現在我就住在運河旁,也屬安平區,在地的!就這種種,要將金這人物樂化,似乎早已先生成某種音樂的”氛兒”了!

於是,我先從部份文字出發,蒐羅與安平有關的記載與歌謠,加上這一陣子我寫有關台南的歌,畫出一個大概,在整理得差不多之後,動筆寫了一些唸白(無影無跡),一些短歌(鑼聲與時間搖啊搖),腦中也陸陸續續生成了配樂的型態, 反正,面對稻草人:不許太複雜!必須自然及原生!慢慢地,再從簡單裡去鑽各自的牛角尖!

其實,我心裡清楚,最主要的還是金小姐!記得在寫戀戀大員時,我把自己放進安平這我最愛的地方裡,聞著她所散發的老味…,當第一句「牽腸掛肚的巷內 風對海中央吹來」蹦出來之後,這首歌其實就已經完成了!那…金小姐呢?別懷疑, 同樣的”手路”(台語, 手法的意思),我得先扮成她,回到我猜想的清末,西元1895年日據前後的安平小漁村,心裡想著金的母親以及兩人相仿的遭遇(異國戀與愛人遠離後的等待),被思念及社會種種有形無形的束縛…,慢慢地,金小姐的第一句「梳妝點胭脂 等伊畫目眉」溜了出來,以慣用的我的說法「這首歌其實就已經完成了!」在旋律上以二級和弦入歌,再以小調轉大調來描繪轉折, 也不過是一種處理方式罷了,重點在我很進去這個角色,以及她所帶給我的無奈感,寫完後,我彷彿還在那個時空遊晃著,行無啥會出來…。

在金小姐這歌完工後,又加了許多與稻草人討論後的音樂,大概要收尾了,補上描寫金小姐與其愛人相遇的”彼一日”及最後的唸白(這條彎彎曲曲的路),打完收工!氣力就要散盡,文瑾啊!下一齣……晚一點好嗎?

謝銘祐于2012,五月的安平

--
稻草人舞團2012年《金小姐》台語創作音樂舞蹈劇場
2012年06月23日 晚上 7:30‧ 臺南市立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中華東路3段332號)

票價:500, 800, 1000元/購票:兩廳院售票系統 www.artsticket.com.tw (06) 336-263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dc2010 的頭像
scdc2010

稻草人‧史卡庫羅‧嚇烏鴉

scdc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