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婷,2010年加入稻草人舞團。

她是我在台南應用科技大學舞蹈系所指導過的學生,

在學校時她的身體質地是非常延展優美,

具有芭蕾舞者修長身形及技巧能力,

她其實是可以成為一個很不錯的芭蕾舞者,

但我在她身上反而看到可塑性極強的現代舞細胞,

所以她一畢業就被我拉進來稻草人舞團參與演出!^^

Photo By Chang-Chih CHEN (陳長志)

 

剛開始在舞團上課及排練時她的確練得很辛苦很吃力,

但她不斷的要求自己並積極努力又勤奮學習,

讓她的身體像海綿般不斷的在吸收並開始產生變化。

 

在2010年《鑰匙 人‧The Keyman》的作品裡,

她就成功的將她的身體質地與表現方式作了180度大轉變,

把身體狀態頹廢又冷酷的爸爸詮釋得維妙維肖,

令人驚艷! 

稻草人舞團2012年《The Keyman‧雙重》,Photo By Ren-Haur Liu (劉人豪)

 

在這次《單‧身》的作品裡,

惠婷詮釋一個備受眾人冷落的女子,

她將被群體忽視的感受與情感,

完全投射在自己的身體情緒及表情裡,

表達出令人動容的脆弱感,

相信她這段的表現會引起大家許多的共鳴,

同時勾起大家一些共有的生活體驗及感受! 

稻草人舞團2012年度製作《單‧身》,Photo By Ren-Haur Liu (劉人豪)

 

就讓我們透過惠婷的文字,

來瞭解她在這次演出裡的感受與想法!

(wj)

 

文字by 許惠婷 2012/10/30

舞蹈令人迷戀。

在每個新製作誕生前,

它帶著我經歷不曾有過的人生,

體會不曾有的感受,

就像編舞者帶著我們搭乘時光機,

到不同時空去旅行一般。

 

這次的作品「單身」,

這議題使我充滿疑慮,

應在甚麼狀態下被稱為單身呢?

一個人、孤單、孤獨還是因為被遺忘?

也許不全然?

 

偶爾我喜歡處在單身的狀態裡,

那並非是大眾認知的孤獨個體,

而是享受一個人的自由狀態。

假使自身享受在單身的世界裡,

那還是單身嗎?

又或得淪為一種悲情的孤獨嗎?

 

假使生存在這世界且獨無僅有,

是否更無法確切感受孤獨?

稻草人舞團2012年度製作《單‧身》,Photo By Ren-Haur Liu (劉人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dc2010 的頭像
scdc2010

稻草人‧史卡庫羅‧嚇烏鴉

scdc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