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稻草人舞團-當代舞蹈劇場《詭 跡Dripping》 

“我們是一群侷促的存在者,對我們自己感到困惑,我們之中誰也沒有理由在這裡;每個存在者都感到不安和泛泛的惶惑,覺得對別人來說自己是多餘的人。”------沙特〈嘔吐〉 



  《詭 跡Dripping》創作靈感及文本發想來自法國作家沙特的名作〈嘔吐〉。由被媒體譽為「擅以生活觀察、文學角度進行編舞,風格別具詩意」以及台新獎藝評人張小虹評為「有台灣舞者少見的內在沈靜力量」的編演雙棲舞蹈家羅文瑾創作,從法國存在主義大師沙特作品哲思出發,以雙人舞形式提煉出此文學巨著的內涵,來探討人在時間和生命軌道同行時無常狀態裡所體驗到的詭譎荒謬、隱晦曖昧的存在感,以及個人生存的虛無感與矛盾性。 
  《詭 跡Dripping》用雙人舞形式提煉出〈嘔吐〉所探討的存在主義內涵,用平行時空的概念,呈現出兩個獨立個體在各自的時間和空間軌道同行時,彼此共同體驗到疏離惶惑、侷促不安、焦慮空無的存在感,以及兩人不斷因為所處境遇一直漏水再加上一堆水桶的牽制,以及被自我意識及他者注視的影響下,所遭遇到的各種荒謬無稽的事件與反應,因而產生出一連串如夢似幻卻又真實確切的存在片刻,打破了兩人生活上所熟習的關係與均衡進而被拋入虛無裡。 
  舞台上以特殊漏水裝置呈現出共存卻不接觸的空間感,以及互相感覺卻又無法看見彼此存在的空間切割景象。服裝設計師曾啟庭用異材質與特殊結構的服裝設計延伸並改變表演者肢體語彙,並賦予服裝個別意識使其亦成為獨立於人之外的存在物體。並透過舞台上百餘個水桶以及現場不斷滴水的各種迥異狀況,將沙特在書中呈現出對自我存在以及被外在因素所感受、牽引到的多餘、不安、惶惑、無助、荒謬、噁心之感,輪番加諸在兩位的身體能量強烈獨特的舞者羅文瑾與李佩珊身上,讓文瑾和佩珊用純粹的肢體動力、張力與精力咀嚼轉譯存在主義思想,並與音樂創作兼歌手米莎、低音大提琴演奏家孟濂、打擊鼓樂演奏家蔡易成共組的現場樂團演奏與人聲演唱轉換傾訴兩人內在情緒波動與心理變化,藉此引出沙特書中所闡述的存在哲學:「存在並非必然性,存在即是偶然的!」 
  因本作品2015年只於台北首演,尚未回到台南演出,故在2016年10月28-30日舞團將在台南市文化中心原生劇場演出《詭 跡Dripping》,讓南部鄉親一睹舞團內容精彩豐富、舞風獨特有趣當代舞蹈劇場演出。 

演出長度:80分鐘(無中場休息) 

演出時間:10/28-29 19:30;10/29-30 14:30 

演出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 貼上超廣泛的售票端點給大家 ※

最早鳥只到7月底哦~!快快去捕捉早鳥!!!


scdc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